2012/02/29

雪見,雪桐,白




閒來松間坐,看煮松上雪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唐.陸龜蒙

古人有在松間林地烹雪煮茶的浪漫閒情,於野外松林席地而坐,取用松樹上的積雪融煮沏茶,靜靜看著雪融水滾,在冷冽的天氣裡獨自品味香茶一甌,與自然野趣相伴,是君子的生活情調。

陸羽曾讚美唐代邢窯白瓷的釉質是「類銀類雪」,銀質的光滑和如雪的潔白色澤,無瑕而細膩的釉面質感,清麗高雅。雖然陸羽認為類銀類雪的白瓷稍遜於纇玉類冰的青瓷,具有空靈之美的白瓷茶具在文人界仍有一票粉絲,愛它的精緻細膩,雪肌光華。

台灣北部客庄山頭遍植桐木,暮春時節滿山桐花,潔白的桐花隨風飄落,彷彿降下五月飛雪。台客藍的白釉稱為「雪桐白」,擷取桐花的雪白印象與細美質感,奶霜般的乳白中帶著淡淡的象牙色澤,讓冷調的白多了暖意。

白瓷瓷土與釉藥中的鐵含量必須相當低,亮澤度的掌握最為不易,關鍵在於燒成溫度的調節,具有潤澤感的霧光釉面,氣質更加沉穩內斂,溫柔恬白。

No comments: